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今天医院里比较安静,早上没有心胸外科需要安排的手术。病人也都是在静养,这一闲下来,林安就和几个同一批进医院的护士聊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也只是她们在聊,聊的内容天南地北。例如某某男星跟某某女星半夜在酒店被狗仔偷拍;市场的大蒜又涨价了;谁家隔壁的宠物狗晚上一直叫,到最后发现那只狗其实是一头熊……

    林安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几句,她百无聊赖地玩着手里的圆珠笔,心想着待会就去查个房,看看病人们有没有什么需求的地方。

    忽然,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宋承然。

    林安立马竖起了耳朵听着另外三个护士的谈话。

    徐丽丽是整个护士组的八卦通,关于医院的所有大大小小八卦都知道。她神神秘秘地从衣兜里拿出几张照片,“今天就让你们看看,心胸外科的宋承然主任有多帅!”

    一旁的许静立即过来凑热闹,她的为人跟名字一点也不相符,也是个爱打闹的主,“快让我看看,哎哟这宋医生打哪都好看。你们看他这鼻子,这高高的鼻梁。”

    林安瞄着桌上的照片,是时下流行的拍立得照片大小,里面内容是穿着白大褂、不苟一笑的宋承然。

    拍照的角度比较刁钻,大部分都是宋承然在病房内和病人沟通时拍下来的照片。他带着口罩,左手上拿着记录本,右手拿着签字笔,像是在记录病情。

    还有一个护士郭月跟着看那几张照片说道,“那可不是?人家宋医生可是咱们医院里的头牌!”

    “这照片你是怎么拍来的?宋医生这么轻易让你拍?”

    徐丽丽一拍大腿说道,“没看见这宋医生眼睛都没往镜头瞧吗?我这可是偷拍……哎宋医生就算是被偷拍也这么好看,摆什么姿势都帅!”

    “你看人家帅有什么用?宋医生还不是连机会都没有给我们这些小护士的。”许静撑着自己下巴叹气,“宋医生又洁癖又冷淡,平常都不跟我们接近。就算路上碰到了,说话也是十分冷淡。真是打击了我这颗幼小的心啊~”

    “噗!”林安听到这,忽的一嗤笑,就把许静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你笑啥?你不也是喜欢宋医生的吗?”

    “你们都知道了?”林安恍然一惊,心想难道是自己跟宋承然的婚姻被她们给发现了?

    许静瞧着林安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说道,“得了吧,每次宋医生一出现,你的眼睛都差点没沾在他身上了,还不是喜欢他?”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她们并不知道她和宋承然的关系。林安皱眉想了想,她哪有许静说的这么过分,她也只是时不时地看着宋承然呀。

    她拿起旁边的水杯准备喝水。

    这时郭月忽然压低了声音,“宋医生就算再怎么洁癖也是有那方面的需求吧,这个年龄的男人如狼似虎,他怎么都不跟女人多交流交流。”

    郭月眯着眼睛,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眼睛都亮了起来,“你们说,宋医生该不会是个喜欢男人的Gay吧!”

    “我去!”林安差点没把喝进嘴里的水吐出来,宋承然喜欢男人?

    许静一脸淡然地把林安喷溅到她手臂上的水渍抹掉,“我觉得宋医生是喜欢女人的,他之所以不和女人亲近,是因为他阳痿!”

    又一个当头一棒下来,林安感觉自己快不能呼吸。

    她仔细想想自己和宋承然相处的大半年,每次在家里她都是包裹得严严实实,难不成他是对她提不起性趣?

    “姐妹们,无论如何宋医生可都是大家的,谁都别想独吞。”徐丽丽放话了,“林安,你可是专门负责宋医生科室的,你有没有挖掘到关于他的八卦呀?例如有没有金屋藏娇的小女友之类的?”

    林安被点到名,她哪里敢说自己就是宋承然金屋藏娇的小女友,她低下头磕磕绊绊地说,“我……我不知道。”

    “没劲。”徐丽丽道,接着又跟许静和郭月唠嗑其他的事情,“下两个星期和兄弟连医院的实习医生们联谊,你们去不去?”

    “去!当然要去!”

    “我不仅要去,还要穿得风骚四射,把那群男人的心都勾走!”

    林安的心思还在怎么引起宋承然的性趣上,徐丽丽好像问了她去不去,她想都不想就说不去。

    咦?穿得风骚四射勾引男人的心?这似乎是个好办法。

    她默默地打开手机搜索男人壮阳的方法;又打开手机地图,搜索距离市医院最近的成人用品店……

    ……

    ……

    ……

    当晚,林安就鬼鬼祟祟得端着一碗威力十足的壮阳汤站在书房前,她又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扮。

    松松垮垮的浴衣上领口大开,白皙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往下便露出里面黑色诱惑的蕾丝情趣内衣,胸部的凸起在一片平滑的面料上微微顶起。肩上只有细细两条肩带,只要稍一用力就可以扯断。

    林安想象着待会宋承然喝下她准备的壮阳补汤,全身发热后一举撕掉她的情趣内衣,拉着她到床上疯狂做活塞运动。

    很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林安深吸口气后就敲门,片刻后,门就被里面的人给打开,泻出书房里柔和的灯光,但很快就被一个高大的人影给挡住了,是穿着浅灰色居家服的宋承然。

    宋承然的刘海柔顺的垂在光洁的额头前,少了些白天工作时的严肃,连给人的感觉都温柔了许多。他带着金丝边眼镜,细细的镜框压在他高挺的鼻梁上,底下是深邃而黑亮的眼眸。他近视并不深,只是在看久了书籍后有些晕时,才会戴上眼镜。

    他刚才显然是在书房里看书写报告的,在看到林安有些奇怪的举动时,下意识皱眉。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都差点让全副武装的林安临阵退缩。

    “有事吗?”这三个字还未说出口,鼻间忽然窜进一股淡淡的牛奶香味,心里好像被一片柔软的羽毛轻轻挠着,他还未反应过来,林安就绕过宋承然的身体溜进书房里面。

    书房的格局很简单,除了书桌和一张床,几乎就被四个大的书柜给占满了,上面都是关于医学方面的专业书籍,有国语的,也有英语、德语的。

    这些书籍十分枯燥乏味,林安兴趣缺缺地将目光从书柜上转移到书桌上,有展开的记录本,上面是整洁而干净的笔记,签字笔的笔帽反扣在笔尾处,静悄悄地放置在记录本旁边。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秒针在不断地滴滴答答走着,愈发衬托着书房的安静。

    没有其他过多的装饰,很符合宋承然干净简洁的风格。

    林安听到后面跟上来的轻微脚步声,便把手上的补汤放到了书桌面,转头就对上了宋承然探究的眼神。

    对视的一瞬间,林安的心脏无可抑制的疯狂跳动起来。那一瞬间,她也看到男人瞳孔中反射出她慌乱的模样。

    宋承然深黯的眼底却是淡淡的,盯着她一会后又看向了桌上的补汤,上面还有升腾起来的淡淡白雾。

    林安不知怎么的就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迫力,刚才的勇气也消失了一大半。她逼迫着自己镇定下来,面上也浮出了笑容,“这么晚了,我怕你饿着,所以炖了些汤给你。”

    闻言,宋承然脸上的神情微微松懈了冷硬的线条,他道,“谢谢。”

    然后他就重新坐回椅子上,准备继续刚才被打断的事情。

    林安有些局促,宋承然为什么不直接喝掉壮阳补汤,而且还对她性感的穿着纹丝不动。难不成是她漏的不够多?

    她立即把浴衣的领口拉得更开了,又挤了挤胸让事业线更加明显点,还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娇媚,“承然,这汤得趁热喝,冷了可就不好了~”

    她浑然不知自己的语气现在就像拐卖人口的怪阿姨。

    宋承然有些不习惯林安突然的亲密,却没有表现出来,他侧头看向桌上的补汤,人参、肉桂、当归、牛鞭……

    他眼神暗了暗,几乎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个补汤的用途。

    “我待会就喝。”宋承然目不斜视,淡淡答道。他的思路刚好在最重要的时段,得先把切实可行的收拾方法列出来。

    林安颇为满意的点头,心想着宋承然表面看着冷漠,其实还挺好说话。就等着他什么时候把汤给喝下去,然后她就开始实施下一步计划。

    可是等了十分钟,那汤上的白雾都要没了,宋承然都还没有准备喝的意思,林安忍不住走上前催促。

    谁知道林安刚踩出了那么一步,脚底忽然滑了一下,她一个惊慌径直往书桌摔了过去。在她以为自己的脸就要和桌面来个亲密接触时,一只大手就伸了过来欲扶住她。

    然而大手没来得及扶住肩膀,只碰到林安肩上露出来的细细肩带。那个肩带果然不负使命,一扯就断,里面薄薄的情趣内衣也往下滑,露出白皙饱满的胸脯,里面坚挺的朱红乳首也晃了出来。

    男人的手猛的一停顿,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停在半空。

    因为这一插曲,林安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腿软直接跪倒在地上。紧接着,一个力不从心,她的脸就撞到了一样软软热热的东西。

    “唔!”林安不小心含住了一点,这个物体十分的柔软弹性,她还在想着这个东西的缓冲力挺好,接着她就听到了头顶上方,男人十分沙哑性感的闷哼声。

    林安忽然意识到她撞到了的东西是什么时,她的身体变得十分僵硬。脑中天人交战了几个回合,她才楞楞地用手撑着男人结实紧绷的大腿,让自己的脸和那物体分开了些距离。

    她看到了浅灰色的高级面料制成的裤子,而刚才含过的裤裆鼓鼓囊囊的地方,还有一小片深色的水渍。

    天啊,她竟然撞到了宋承然的老二!

    即使隔着裤子也能感受到那部位散发出的热气。

    林安的脸顿时红的像是浸了烫水的大虾,脖颈也后知后觉地攀上了大片绯红。她在发抖,心脏跳动地十分剧烈,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的色诱理论现在已经全部扔到了九霄云外。

    宋承然也不好过,眉间挤成了个“川”字,被猛然一击的部位传来深刻的痛意,那丝丝麻麻的感觉之中又带着些许他从未感受过的愉悦。

    安静的房间里充满了暧昧旖旎的氛围,宋承然没有再出声,而她只能听见自己微小的吞咽声。

    “对……对不起!”林安根本不敢看宋承然现在的脸色,她急急地就打开书房门,一溜烟地冲回自己的房间去。

    不过几秒钟,整个书房又只剩下一个人了。

    而坐在座椅上的宋承然微垂着头,等着那阵痛感缓过去。他似乎在盯着裤裆处颜色稍深的地方,表情晦暗不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