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到了约定时间,纪瑜深开了辆低调商务车来接姜遥,他推了下午行程,提早在她教学楼附近的停车场等着。

    前两天姜遥应了邀约,纪瑜深却心神不宁,担心事情有变,好在,她上完课后按照他微信给的提示,上了车。

    “我会给你带来麻烦吗?”车里,姜遥问。

    “我从没觉得你是麻烦。”

    纪瑜深自从知道真相后,便开始剖析姜遥的所思所为,虽然她用那样的方式逼他提分手,可,是因为深爱吧?

    即便她被威胁的第一反应是分手而不是找他一起解决,她又重新和池屹城有了联系,可她曾承受那些伤害,是他没能第一时间保护好她。

    怪他,他只做到体贴,却不细心,让池屹城有了可乘之机。

    “有说你无法去他那吃晚饭吗?”纪瑜深握方向盘的手有些捏紧。

    姜遥愣了愣,觉得纪瑜深和以往有些不同,至少他没那么明显的生气吃醋了。

    这样好吗,就像她看到他和贝茜一起吃饭时,都不好意思泛酸。

    他也卑微了?

    姜遥低下头,从包里翻出手机,“我现在说。”

    “好。”

    池屹城看到消息后立马给姜遥来电。

    “遥遥,你在哪?”

    姜遥察觉到纪瑜深在用余光看她,她铁下心,道:“我和瑜深在一起。”

    良久,池屹城问:“你今晚不回来陪睿儿了?”

    姜遥早知骗池屹城不好,她回:“我...不清楚。”

    “嗯。”池屹城把电话挂了。

    嘟嘟两声传来,姜遥摁黑屏幕,她双手覆着手机,大拇指无意识摩挲着冰冷屏幕。

    纪瑜深安慰道:“你要不放心池睿,晚点我送你回去陪他,或者,也可以和他视频聊天。”

    一晚不见其实没事,毕竟姜遥曾和池睿分开过两个月,期间只能视频联系,而且,她也有意识不过分黏着池睿。

    可此时,没事真的说不出口,姜遥只说:“我们去哪?”

    “还要半小时,你上课辛苦,我放点音乐听,你休息会。”

    “好。”

    一路上,风景从陌生到熟悉,直到车子开进誉园,姜遥不免心潮涌动。

    这是她曾以为的新家,而旁边的纪瑜深,是引她情窦初开的男人,也曾是她的未婚夫。

    订婚前,她曾叫他老公。

    车子在地下车库停好,又是一个回忆。

    她之前参加饭局偶尔在大厅遇到秦笠,慌了,纪瑜深接她回来后,她大胆在车里要他,结果被拉到车外做。

    处处都足够姜遥回味,下了车,纪瑜深牵紧了她。

    电梯上升到廊道,纪瑜深说:“分手后,我没来过这里。”

    “好像我的东西还在。”姜遥看向厅里的一个小摆件,是陪他出差时随手买的。

    见她面色沉静,纪瑜深忽然转过身拥住姜遥,语气里的伤感溢出。

    “当初那一幕太刺激我,我曾发誓不会原谅你,也跟自己说先放着这些东西,过段时间再处理,可之后,我还是找过你,也一直保存着这些。”

    他接着道:“遥遥,我什么都不介意了,别担心会连累我。”

    纪瑜深在等个回应,姜遥也过了因意外伤害焦躁抑闷的少女时期。

    她双手攀上他的宽肩,踮起脚吻他,这个浅吻,引来他更缠绵的搂抱。

    似乎很久,似乎眨眼间,姜遥被他抱进主卧,被他压在床上亲吻。

    他细致亲她的眼、鼻、嘴,一直缱绻到锁骨,幽香让纪瑜深沉迷,他很久没感受娇软,却忍下急切轻轻解开她的上衣胸罩。

    饱满丰乳现出,纪瑜深溺进去,他薄唇含住她挺立的嫣红,边舔舐着边和她对望。

    他的眼里是深情,姜遥有泪盈眶,纪瑜深看到了,便蹭上来亲走她的泪珠,继而和她舌吻。

    吻了一会,他又埋在她胸前温柔吮着。

    如此反复,前戏够长,姜遥纤手抚摸他后脑勺,道:“瑜深,进来。”

    纪瑜深早硬了,早想进入姜遥听她娇泣,他微微坐起,解了她的下半身遮挡,当她再次毫无保留的对他袒露细嫩娇躯时,纪瑜深打开她的双腿,却没选择插进。

    他伏在她腿间,舔她。

    正面舔了好一会还不够,他让她跪趴着,从后方继续。

    纪瑜深舌头在她粉缝处上下戳磨,偶尔舌尖还摁顶阴蒂,给姜遥双重舒服。

    “好香,遥遥。”纪瑜深情不自禁的说。

    姜遥被舔到发晕,纪瑜深一开始亲她腿心时,她还挣扎着不让,觉得难为情,是他用热情融化她,化解没来由的隔阂。

    姜遥以为自己高潮了,纪瑜深喝了,便可以了。

    哪知他平躺好,矜俊的眼看她,泛着水光的薄唇道:“宝宝,坐我脸上。”

    此时,姜遥跪趴在床上,腰臀凹出性感曲线,她带着柔欲道:“你插进来....”

    纪瑜深摸了摸她细白手臂,哄道:“坐上来。”

    就这样,姜遥再次以坐着的姿势被他舔。

    花穴在温情呵护下泛滥成灾,她细细呻吟着,双手和他十指交握。

    纪瑜深温柔起来真是要命,仅仅是前戏,姜遥便心理和身体上同时高潮。

    到后来他真正肏她时,姜遥自然打开腿,他则跪坐在床上,缓缓抽插重,手掌握住她抬起的一只细脚腕。

    纪瑜深淡淡亲她的小腿肚,还有晶莹脚趾。

    “舒服吗?老婆。”他这么问。

    姜遥头皮发麻,心颤的呻吟:“舒服....”

    “你喜欢就好。”纪瑜深俯下身,这样的姿势让他性器进的更深入,也能和她接吻。

    一路缠绵到后来的默声贯穿,两人在床上换了多种姿势,到最后,姜遥侧着身,双腿抬到胸前,而纪瑜深紧紧抱着操她。

    做了不知有多久,姜遥小脸埋在他颈窝,累爽了过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