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贺阳就觉得,这老头肯定是报复他前一段日子把他关在门外这事儿呢,他无奈的说,“喜欢男的,生孩子可以代孕啊,爸,你别转移话题啊。”

    朱成功就笑了,“那你们在不在一起没关系啊。”他还想再说什么,贺阳就瞧见朱铭兴奋的拿着自己的玩具推门跑了进来,就连忙说,“爸,这问题就到这儿,下会儿再讨论。”

    说完,朱铭正好冲到朱成功的床边喊,“爸爸,弟弟说中午带我去吃麦当劳。”

    他从小就是六岁智商,小时候弟弟小朱铭还知道护着点,等着差不多大了,就是朱骜护着他了,他自然感觉不出来,让弟弟带着自己有什么不对的。至于麦当劳,因为他很容易胖,所以无论韩金茹还是于佳,都是不允许他吃的,朱骜开了口答应,朱铭自然兴奋坏了。

    朱骜跟在后面走了进来,“大哥他想了许久,而且答应我吃完饭要遛狗半小时,我这才答应的。”他走到贺阳身边就停了,顺手就把胳膊搭在了贺阳肩膀上,“阳阳跟我们一块去吧,大哥也想你陪着。”

    说话间,朱铭就把脸扭向他,摆出一副你也去嘛的样子,贺阳还能说什么,只能没脾气的答应下来。不过,他把朱骜的胳膊给甩开了。

    朱成功一听这样,倒是没反对,而是伸着胳膊摸着朱铭的头跟他讲了半天,无外乎是不准闹着多吃,要听弟弟们的话,否则的话没有下次,跟所有幼儿园的小孩子没啥区别。朱铭显然是有自己的小打算的,听见朱成功的话后,就有些郁闷的低了头,但终究知道他爸爸身体不好,没闹腾什么,瘪瘪嘴,挺委屈的认了。

    朱成功要休息,朱骜从外地赶回来也要补眠,贺阳就让朱铭拿了自己的小包,寻思早早带他去了,等会儿早结束。只是千算万算,忘了刚刚他还在跟他爸说事儿呢,都走到门口了,朱成功突然叫了句贺阳,笑眯眯的冲着三儿子说,“阳阳啊,你和豆豆的事儿,爸又想了想,还是随缘吧。爸爸不管,只要你们过得好。”

    贺阳简直吃惊的望着老头子,这算补刀吧,这才是报复吧,这老爷子其实心里是恨着他的吧。旁边的朱骜大嘴已经咧开了,上来就想抱着贺阳亲一口,只是被贺阳那冰冷的气场击退,转身就抱着朱铭吧唧来了一口,朱铭还以为他弟弟跟他玩飞吻呢,也回了一个。

    老爷子说完了就闭上了眼,一副我睡着了别理我的样子,贺阳那股子气从血管里来回倒腾了好几遍,这才慢慢的收拢起来,慢慢的拽着门把手,把门关好了。

    朱铭甚至还想上去再给贺阳一个吻,却让朱骜给拽住了。他喜滋滋的冲着朱铭比了个嘘的动作——把手指头放在嘴唇中间,这个动作小时候兄弟俩经常做,譬如偷偷跑出去玩啊,譬如偷偷吃好吃的啊,譬如偷偷看电视啊,朱铭是最熟悉的了,当即也回了个嘘。

    朱铭还小声问,“我们要去干什么啊。”

    朱骜就告诉他,“今天让你多吃对鸡翅。”

    等着贺阳回头看的时候,就瞧见兄弟俩咧着嘴,一看就是有美事呢。他皱着眉头明知故问,“有什么好乐的吗?”朱铭回答了他一个嘘。

    等着到了麦当劳,点了餐朱铭就彻底眼中没他俩了,低头一个劲儿的开吃。贺阳细心的给他挽了袖子,顺便擦擦嘴,交代好不准弄到衣服上,再冲着朱骜说,“豆豆,咱俩聊聊吧。”

    回来后,贺阳还没叫过朱骜小名,这让朱骜立刻就打起了精神。他其实现在心里还是高兴的,你想,这年头讨老婆和出柜那可都是体力活,一般情况下,非得脱一身皮才行——追老婆这事儿累吧,出柜得挨打挨骂吧。可如今呢,他今天一天,不,半天都不到,就搞定了一件半事儿,想想就美呆了。

    他倒是忘了,当年两个人那事儿闹腾的有多大,他们可是用了十年出柜。

    所以,即便朱骜知道,贺阳那副要深谈的样子,肯定不会是我答应你,我跟你一起之类的话,可心里的美依旧散播了出来,连绷着脸都忍不住。贺阳恨得喝了口可乐,直接冲他喷,“你不笑能憋死吗?不就是爸爸松口了吗?有用吗?半点用没有。你以为这年头还有包办婚姻啊?”

    朱骜别的不说,对贺阳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这家伙小时候看吧,虽然性子又狠又果断,但白白嫩嫩的,一笑跟太阳花似得,特别招人疼。现在吧,不知道是跟廖鲁川混久了是不是被传染了,这性子就凶悍起来了,还不太好琢磨不算,跟着贺阳混了几日,朱骜就摸出来一个理,顺着。

    他这时候就不能说,“咱俩都这样了,你怎么能翻脸就不认呢。”他直接一收那美滋滋的感觉,垂头丧气地说,“行啦,我知道了,你别动不动就讥讽我。”

    他说完,正好朱铭吃蛋筒弄了一手冰激凌,就带着朱铭去洗手了。贺阳眼睁睁的看着朱骜那副低头丧气的样子,跟来的时候天差地别,明明这事儿应该你情我愿吧,怎么这么一看,他就有一种他仗势欺人的感觉?

    贺阳又不傻,怎么能看不出朱骜这是装相呢。问题在于,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朱铭吃完麦当劳,告别回家。朱骜将他俩送到停车场就没上车,给朱铭系上安全带后,冲着贺阳说,“我这两天消耗太大,累的实在不行,你们走吧,我回去补一觉,晚上去医院看养父。”

    说完,转头就走了,就跟没人要的小狗似得。贺阳明知道怎么回事,可一路上就是不得劲,总觉得自己好像做错点什么似得。他也知道自己这是犯贱,人家上赶着,他不愿意,人家不追着,他又不得劲。不过他这性子也不是一天了,所以想想就又怪到朱骜脑袋上去了,就觉得朱骜这人实在太差劲,原先一副心思通到底,多可爱啊,现在也学会跟他玩花招了。他心里想,你装吧,我就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红灯中,贺阳终于有心情戳记朱铭,逗他玩,“大哥,你说朱骜多坏啊,就知道耍心眼,咱们以后谁也不理他,我下次带你去吃肯德基,给你全买鸡翅。”

    朱铭打了个饱嗝,一副很生气的表情看着贺阳道,“弟弟好,弟弟不坏,我不爱吃肯德基。”

    ☆、第117章

    朱铭不愧是个“小人”,下了车就直奔病房,跑到朱成功床铺前告状,他是记不住贺阳所说的每句话的,只是磕磕巴巴把贺阳的意思表达了一下,最后还宣告了一下自己的立场,“我喜欢弟弟。”朱成功耐心的听着,倒是听懂了,抬眼瞧贺阳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带了点无奈的表情。

    贺阳叫亲爹看得小脸一红,也挺不好意思的,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做这么幼稚的事儿,忽悠大哥去排挤朱骜,现在想想就丢人,刚刚那是被驴踢了脑子了吗?

    不过朱成功并未多插手,一来朱成功也看透了,当年他就是想太多了,结果日子生生过成了这样,他如今吸取教训,决定不支持也不反对,一切看天意,他觉得,两个孩子都是知道轻重的人,他们会做出合适的选择的。二来,也是贺阳难得在他面前表露这么幼稚的一面,总算有了点儿子样,朱成功才不会一顿大道理又打压下去了呢。

    所以,他也就是摸了摸朱铭的脑袋,对着他说了句,“弟弟跟你闹着玩的。”

    朱铭最是单纯好哄,听了他爸的话,就抬起头颤巍巍的问,“真的啊?”

    朱成功就点头说,“真的,不信等会朱骜过来了,让他们陪你一起玩。”朱铭这才高兴起来。他答应了出去吃快餐就要溜半小时的狗,所以立刻站了起来,要求于佳带他出去了——至于狗的问题,贺阳听说朱铭养了个大金毛,他没在医院里看见过,不过想来,这对于朱家来说,不是问题。

    等着病房里就剩下两个人,贺阳倒是没接着闹腾下去了。如今朱成功身体已经好转,神智也清楚,还是有很多事需要跟他汇报的。且不提正在侦查中,已经将赵孟云和胡青松都牵连进去的水城跳楼案,最重要的是,还有韩金茹。

    事实上,朱成功的平静,不过是在中心医院的平静罢了。韩金茹消失,韩丁被抓,韩家人怎么可能善罢甘休没半点行动?更何况,韩金凤从来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只是贺阳早就算出这些事,事先有警告,何况那时候朱成功也没醒,再加上赵孟云被抓,让韩家有了忌惮,这才拦住了他们,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不找上门来。

    而如今,朱成功也醒了两天了,他相信,韩金凤势必会不顾一切的找上门来,韩金茹进精神病院的事儿他本就是大大方方做的,如果有心人要查,压根不是秘密。到时候,这事儿如果让韩金凤在朱成功面前叫破,总归会影响他们本就薄弱的感情。

    所以,看着朱成功情绪还不错,脸色也不错,贺阳就扯了凳子,在朱成功面前坐了下来,双手交握,身子前倾,盯着朱成功的面色,慢慢地跟他讲,“爸,有件事我得跟您说。”

    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朱成功怎么看不出来这事儿怕是不小,这是害怕他一听之下过于悲喜,可能让他这么大情绪变动的还能有什么事儿呢?公司的事儿贺阳和朱骜都说过,赵孟云和胡青松两个家伙有外心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几乎一想,就明白贺阳要说点什么,“是你妈的事儿吧。”

    贺阳倒是不奇怪朱成功能猜出来。韩金茹虽然年纪越大性子越做,但实际上,对于朱成功的依赖却是半点没少。这也是上次见面后,韩金茹那么不喜欢贺阳,还对他示弱,专门求他帮忙的原因,他的妈妈这个女人,是真的将朱成功放在了心上。他明白,他相信他爸也明白,所以,醒来第一个人,朱成功问的就是韩金茹。

    这才是让贺阳唏嘘的地方。试想一下,如果是年轻的小夫妻,韩金茹做的这些事,怕是离婚无数次了,但是朱成功还在包容她,关心她,惦记她。若是以他的性子,他是唾弃这种不分对错的关系的,可是真正的去了解朱成功的性子,他只能说,韩金茹没选错老公。

    贺阳点点头,慢慢说起了那天听说朱成功出事后,他和朱骜匆忙到达,医院里的情景。他从韩金茹的态度,韩丁的阻拦说起,又说了那天他情况的紧急,瞧着朱成功也眉头紧皱,不由低了声音说,“一来您的手术那时候必须立刻做,我请的费老的团队也在半路中,耽搁不了了,二来当时韩丁带着她去做了公证,要替朱家在董事会上发言,我和朱骜如果想要拿到公司的决策权,就必须出点雷霆手段。”

    贺阳虽然为了说出他后面的手段,简单铺垫了一下,朱成功也能感到当时的情况之危急,这中间许多事可不是杜洋能够说清楚的。

    甚至,他能想到韩金茹不让做手术——这点他十分理解,韩金茹从来对于这些事情就胆子小,她不让做,怕也不是坏心,而是担心出事。

    只是后面公证,让他眉头紧皱,他真没想到,韩金茹居然糊涂到这份上,那东西哪里是能随便给人的?那可是有法律效力的,可这么一想,朱成功又对贺阳的法子感起了兴趣。

    “你怎么办的?”

    一听这个,贺阳就有些磕巴,就算韩金茹原先怎么对他不好,可这事儿说出来,也是他不对,不过他也不是后怕的性子,一咬牙,一挺胸,直接就说了,“我找了第五医院的院长,把我妈送那里去了,顺便开了张鉴别书,在董事会上以诈骗巨额财产罪,把韩丁直接抓走了,顺手给了那帮老家伙们一个下马威,拿着户口本接管了公司。”

    他越说越顺溜,反正这事儿杜洋原先不敢说那是因为朱成功没问,以后也瞒不住的。朱成功的脸色开始听的时候是陡然变色,后来慢慢的听完,却看不出喜怒了。

    贺阳瞧着他不像犯病的样子,心里那块石头就落了地,慢慢跟他说结果,“现在她还在第五医院呢,您要是愿意,我就把她接回来。”

    朱成功是万万想不到,他这儿子居然在那么短时间内,做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连他的手术带公司全部解决,顺手送了韩丁又去坐牢。这法子他不是想不到,而是一般人怕是连想都不敢想——那可是亲妈,不提别的,单单就说传出去了,还要不要名声了。

    他看着贺阳,这小子如今岁数大了,人长得定型了,越发能看出随了他们夫妻俩的优点。他本就是儒雅的模样,韩金茹的五官也是以秀气漂亮著称,和在这小子身上,怎么看怎么也是个斯文俊秀的家伙,任谁也想不到,出手居然这么狠。

    可他想着贺阳的性子,却又觉得差不了。贺阳这性子,其实十有□□算是随了韩金茹,韩金茹如今看着钻了牛角尖,霸道暴力不讲理,认准的事情死不悔改,可她年轻的时候,正是也凭着这一点,才能跟他奋斗到今天。

    她不一条道走到底,怎么会看上穷小子一个的自己,怎么会在发现朱铭有病后下定决心做生意,一个柔弱女子又怎么能够吃下那么多的苦?而这些性子,全部传在了贺阳身上,他的韧性,他的左性,甚至他的脾性,全部都出之于这里。

    朱成功叹口气,就像人人都觉得韩金茹富贵发达了脾气见长坐下错事,他却总觉得是自己没能约束好一样,他一样觉得贺阳的性子还是那些不公平的待遇造成的。

    所以,他叹了口气,却没说出半句训斥的话,只是痛心疾首的跟贺阳说,“这事儿你办的太草率了。那是你妈啊,但凡日后有人翻出来说,那就是你的污点。你以为你手里有股权,有绝对的操作权,别人就拿你没办法了?阳阳,你别忘了,这是人情的社会啊。一旦他们把你排除在外,你什么事都做不成。”

    贺阳张张嘴,想要辩解,却发现朱成功说的都是肺腑之言,这事儿的确不好处理。他只能说一句,“当时……当时想不了这么多了。”

    朱成功拍拍他的肩膀,又问,“你妈的鉴定书是怎么回事?你专门找关系作假的吗?”

    贺阳连忙否认,“不是,她是真有些问题,一切都是真的,目前在治疗中,我前两天还去看过,医生说三个月后第一阶段过了,就可以接回家了。”

    听到这里,朱成功总算轻松一点,他想了想说,“这样,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别人问你,你就说不知道好了。”

    贺阳知道这是朱成功想要替自己挡下这一灾了,想到朱成功大病初愈还要替自己擦屁股,他忍不住的叫声,“爸爸。”

    朱成功却严肃的看着他说,“这事儿事出有因,是我给你留了烂摊子,让你不得不出此手段,可你这性子也太过决绝了些,这么无所顾忌下去,迟早一天,总会碰上硬石头的。”

    当年的韩金茹不是这样吗?因为她泼辣好强,无人敢招惹她,两人的生意也从中受益,所以,就更没收敛的想法,结果最后呢?而且,韩金茹好歹心机一般,贺阳的脑袋哪里是她可比,这么一来,他日后碰上的事儿,不知道要比韩金茹惹出的大多少,朱成功只要一想到,就替他担心。

    贺阳哪里想到朱成功会想到自己心性的问题,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朱成功,朱成功却道,“这事儿只能你自己收敛,你且注意吧。”

    却不知道转头朱骜来了,趁着没人的时候,朱成功却叮嘱朱骜,“阳阳那性子太过烈性,又不服管教,手段也不走寻常路,豆豆,你自幼宽厚,以后要记得多盯着他劝着他,事事多往后想想,别让他太出格,有你在,我才放心啊。”

    ☆、第118章

    朱成功全心全意叮嘱,朱骜静静的听着。却不知道贺阳送了朱铭还没到电梯口,这家伙就闹腾起来。

    他显然还记着中午的仇,他毕竟跟朱骜一起长大,和贺阳相处的日子没有多久。对比外人,他是觉得贺阳隐隐亲切的,可对比朱骜,他还是向着朱骜的。于是今天对待贺阳,就有些不太喜欢。看着贺阳送自己,就推着他闹着让他走,“不用你送,不要你,你坏。”

    朱铭除了体型,其实跟孩子无异,他闹腾起来,却是不好哄的。于佳只能歉意的看着贺阳,“要不您先回去吧,您在这儿他肯定不好哄,下了楼就有司机和保镖,安全都没问题,您放心。”

    贺阳瞧了瞧不肯看他的朱铭,叹口气,知道大哥今天是犯了倔了,只能停了下来,目送他们进了电梯,自己这往回转,不巧到了门口,正听见这一段。

    朱成功在里面叹着气冲着朱骜说,“我知道这为难你了,他心里有你,却又过不了自己那关,只能拖着你跟着受罪。可他在国外十年没找人,日后找别人的可能性也小,豆豆,我老了,不知道能陪你们多久,你别放弃他。”

    他声音中的疲惫与无奈是瞒不住人的,贺阳在门外一听就知道,朱成功这肯定是看了他对朱骜的态度和处理事情的手段后,给他做补救的。他是生怕自己别扭的太厉害,让朱骜彻底死了心,成了孤家寡人了吧。

    他不由侧耳听朱骜是如何回答,却听他先笑一声,挺轻松的说,“养父,您想多了。阳阳挺好的,他性子果断办法多,有他坐镇我觉得就跟有定海神针一样,干什么事都有底气。你看像是这次水城的事儿,若是没有他居中,我可不敢这么干。您不知道,来之前在陈州也有这么一次,我只要一想着他在公司等我,就充满干劲。”

    他说着声音一虚,“他就是看着厉害就是了,是个纸老虎,你看我每次招惹他,他不都是嘴巴上厉害点,也没还手啊。今天我把他气坏了,他也就是冲我牙尖嘴利了一些。”

    朱成功就笑骂他,“你眼里他什么都好!”

    却不想朱骜真的回了一句,“不是都好,这人谁没缺点呢。是好的坏的我都喜欢。”贺阳忍不住心中一动,却听朱骜接着说,“爸,你放心吧。这么多年够过去了,他要找早找了,我要忘早忘了,我们俩都没有,那就是缘分,剩下的就是磨了,一年,五年,十年?总有个头,他是别扭又不是傻子……”

    贺阳听到这儿,终于准备不再听下去,放在门把上的手就没使劲摁下去。路过的护士还以为他没有钥匙,想要帮忙,却被贺阳摇手拒绝了,慢慢的轻轻的离开病房,从消防通道,往下走。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性子的,肆意而为是一方面,环境使然又是一方面,他倒是没觉得这样是错,毕竟如果不是这性子,他活不到这份上。只是他从没想到,嵊腥颂嫠p模s撬暮舐贰;够嵊腥司醯茫褪谴淼囊埠谩

    贺阳伸手摸摸自己的胸口,那里有股暖流流过,烫的他的心肝脾胃肾都舒坦的不得了,说真的,比原先心脏仿若被一只大手捏碎的感觉,要好上太多了。只是想到是让朱骜那些话,贺阳忍不住边下楼边想笑,就那个傻大个,好的坏的都喜欢,这样的大话也敢说?

    贺阳就着这股子好心情,在下面转悠了好一阵,还看了一会儿隔壁街上大码跳的广场舞,准备晚些时候再回去。却不防半途接到了陈艺文的电话。当时朱成功心脏病发昏迷,贺阳和朱骜是从野营直接去的机场,hy的一切事物,自然都交给了陈艺文运作。

    一来公司接着陈州外遇的案子做宣传,已经步入正轨,二来陈艺文能力出众,所以这段日子,北城那边一直安然无事,也让贺阳和朱骜有时间腾出手来收拾昌茂的人。只是这时候陈艺文打电话来,贺阳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

    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接了电话,果不其然,陈艺文的声音十分急促,“吴总,廖家出事了。”

    或者应该说,不是廖家出事了,而是神光出事了。

    廖永跟张家的外孙子徐泽文沆瀣一气,自觉虽是酒肉关系但情比金坚,尤其是事儿一出,原先与廖家交好的官员们都退避三舍恨不得没跟他们认识过,却唯有张家还肯帮忙,并且徐泽文对他也是一如既往,就如同溺水者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四面楚歌之下,连廖老爷子也被张家迷惑了,试探了几次后,就全力相交,试图让张家带着廖家走出这个困境。

    可惜,张家是条咬人不吭声的狗。

    他们通过徐泽文麻痹着廖家,让廖家把最柔软的肚皮露了出来,等到如今,外面已经风声鹤唳,他们用廖家给他们的信任——那些拜托他们做的贿赂,那些无意中露出的秘密,成为致命一击。

    陈艺文说,“神光在多次国内的竞标中存在非法操作行为,而且十分恶劣,廖永胆子又大,听说中间有人想要分杯羹吃,结果人却消失了,如今墙倒众人推,有人传是他找人弄死的。廖老爷子是法人,廖永是嫌疑犯,他俩谁也跑不了,说是早上就被抓起来了,消息现在才传出来。”

    贺阳就说,“杀人的事儿跟神光没关系,就算有贿赂行为,神光充其量就是罚钱,换个董事长照样运转,什么叫神光要倒了。”

    陈艺文叹口气说,“原本是这样,不过廖永在神光的手脚不少,最起码,偷税漏税绝对不少,已经有审计组入驻了。更何况,廖永好大喜功,这几年上市圈钱是风潮,他也不例外,花了大量的钱财准备上市,可如今在关头上出了这事,上市无望,钱也白花了,董事长没事的企业大部分都是死在这时候,何况如今廖家进局子的进局子,精神病院的精神病院,怎么可能稳定下来,我收到消息,已经有股东在抛售股份了,神光要散了。”

    贺阳听了也唏嘘起来,上市这事儿贺阳听廖鲁川说过,神光作为行业内的老大,早就有资格上市,可老爷子观念在这点上跟朱成功一样,不愿意稀释股份,更不喜欢自己的企业被操控,所以在他掌管中,这事儿一直没通过。后来廖永成了实际的掌权者,这才又启动起来。

    当然,陈艺文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廖鲁川曾经说过更多,他那个哥哥认为政府的钱就是自己的钱,不知道负债上了多少项目,如今他出事了,这款恐怕就能让神光资金链断裂。这么大一个企业,说倒也不过顷刻之间,想想也是让人难过。

    不过贺阳终究没因这个就忘了陈艺文打电话的目的,“那你打给我是什么事,神光的事儿,我们hy小小一个公司,压根不会有接触。”

    陈艺文刚铺垫了,却忘了说主要的事儿,这才反应过来,冲着他说,“是这样的,有人打上了廖鲁川的主意,他们想让他出来主持大局。三少在精神病院里,他们见不着,知道咱们跟他有关系,找到了我,我这才知道廖家人被带走的事儿。”

    呵?贺阳简直想笑。这时候谁主持神光都是一身骚,谁知道神光有多少龌龊还不知道呢。贿赂,非法竞标,杀人,逃税,这已经四处都是丑闻了,除非天纵奇才谁上去都挽救不了这个局面。他们这显然不是要救神光,而是怕神光倒的太快,让他们没法忽悠人卖出去股份,故意找个廖家人来当幌子呢,理由他都知道——廖家的财产啊,只是他们不知道,这都是廖鲁川干的事,他要看得上那些钱,神光就没这一难了。

    贺阳直接说,“你就说三少性子莫测,推了就是。”

    陈艺文这才张张口说,“他们不知道从哪儿打听你的地址,恐怕会找你。”

    “他们倒是有韧性,”贺阳听了就一句话,“让他们来,他们以为我比三少好对付?呵!”

    跟陈艺文聊完,叮嘱他最近注意点廖鲁川的消息后,贺阳这才往回溜达,路过超市的时候还挑了些抗饿的东西,拎着东西往回走。只是还没到住院楼下,就瞧着朱骜朝着他走过来,明明是在黑漆漆的夜里,路边的灯也不是那么亮,他却发现自己,几乎是瞬间捕捉到了朱骜咧开的大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