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痒。

    好痒。

    贺盈妍咬了咬唇,无意识地蜷了蜷运动鞋里的脚趾,忍住那阵快要让她失神崩溃的痒意。

    那不是发作在皮肤表面,伸手过去随便挠一挠就能止住的痒。

    而是从身体内里,某个最隐秘的地方潜滋暗长,逐渐蔓延,星星点点,隐隐约约,随着一股不知何处涌出来的春水,沁入了身体各处。就仿佛长在阴湿角落的暗苔,无声地延展,大片大片,旺盛又顽强。

    那是哪怕把表皮挠得鲜血淋漓也仍是抓不住触不到的痒。

    她知道自己应该是性瘾又发作了。

    算算时间,生理期也差不多就这两天,而每次生理期前前后后那几天她的欲望总是最强烈,也最容易被挑动起来——现在是体育课,她刚好又跑了八百米,经期前惯常会涨痛的乳房在一阵激烈运动后变本加厉,她甚至能感觉到乳头已经硬得像石子一般,柔软的内衣里侧都能磨得它们又痒又痛。

    紧跟而来的就是被刺激出来的一股接一股的湿意,浸润过阴道,濡透了她的内裤。

    虽已十月末,这座北回归线穿过的南方城市却仍未褪去热意,操场上阳光正盛,贺盈妍一身热汗站在队伍里,只感觉眼前都是一片模糊。她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赶快找个没人的地方解决这从身体深处汩汩流出的汹涌欲望。

    好在进入高叁后,体育课大多都是走个过场,一个班组织着跑完两圈体育老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学生去自由活动了,男生有的会去操场打打球,而女生基本都回教室自习。

    随着体育老师一声“解散”令下,大家一哄四散。贺盈妍埋头往教学楼走,面上极力保持着无波无澜,不让任何人看出她一向冷淡沉静的外表下正翻涌着多么淫荡不堪的性欲。

    教室里很安静,尽管大部分女生都在,但几乎都是在安静地看书自习或是趴着休息。只有几个正在吃雪糕零食的大概是怕干扰其他人,聚在后排朝向操场那边的窗前,看着操场上打球的人,偶尔轻声嬉笑。

    贺盈妍正要回到自己座位,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欢呼尖叫声,窗边的女生们也齐齐雀跃,有人低叹了一句:“还是林适最帅啊......”

    听到这个名字,贺盈妍止住了脚步,下意识地往那边看去。正在窗前凑热闹的孟青青看见了她,忙招手道:“妍妍快来看,他们打球太搞笑了。”

    孟青青是语文课代表,性格大大咧咧,跟贺盈妍经常会有些班务上的交接,一来二去就熟了很多。

    贺盈妍本不是爱看热闹的性子,这时竟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孟青青拉着她的手到窗前指给她看,一边吃着雪糕一边告诉她刚才跟他们班对打的四班谁谁谁抢球,又怎么闹了个大乌龙。

    贺盈妍根本没听进去,她的目光早已锁定了篮球场上那个挺拔俊秀的身影。

    蓝白相间的校服T恤和宽松运动裤,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些呆板气的学生装束,偏偏就能有人穿出干净脱俗的气质,在人群中脱颖而出。

    少年清俊的眉眼,修长的四肢,高大的身形,薄而宽的肩背,没有一处不符合少女最美好的幻想,楼下篮球场外层层围着的低年级女生们是最好的证明。

    身边的孟青青也不禁感叹:“那些言情小说里的校园男神白月光什么的,就该是林适这样的,你说是不是?”不等贺盈妍回应,又一一细数道:“长得帅,体育好,还是学霸,关键是性格还高冷,我的天呐......”

    贺盈妍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而她真正认同的并不是友人口中那些所谓男神标配的优点。

    她眼中看到的是少年侧过脸时高挺的鼻梁,仰头投篮时凸显的喉结,运球时宽大的手掌,起跳时肩背紧绷的肌肉和青筋虬结的小臂。

    他那里应该很大。

    耐力和爆发力都很不错,应该会很持久很有力。

    他喘息起来应该很好听。

    被那双宽大修长的手掌抚摸揉弄应该会很销魂。

    没有人知道贺盈妍此刻脑子里想到的只有情色肉欲。也没有人知道她想象着少年沉溺于情欲的脸庞,身体热得快要炸开。

    她正要找借口走开,突然篮球场上又一阵喧哗,另一个高壮的身影闯入视线,冲到林适身边截走了他手上的球。

    身旁的女生们顿时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又是这个庄梓源......”

    楼下也传来叫骂声,是她们班的体育委员赵学宇:“卧槽庄梓源你傻逼吧,林适是咱们班的你截他球搞毛啊!”接着又吼道:“谁特么把他换上来的?!”

    庄梓源却像没听见一般,一脸乐呵呵地自顾自带着球满场跑,谁要都不给,这架势不像是要抢篮板,倒像一条护着自己玩具的傻狗。

    窗边的女生们一阵静默,过了好一会儿不知谁弱弱说了句:“平心而论,其实庄梓源也挺帅的,不输林适,可惜......”

    可惜是个智障。贺盈妍在心里替她补全了这句话。

    一旁的女生们都心照不宣地齐声长叹,有嘲笑也有惋惜。

    林适被自己人截了球也没生气,一脸淡漠地下了场换人,这场篮球赛已经成了闹剧,没了看头。

    贺盈妍回到自己座位环视了一圈,见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于是拉开书包拿出一个小巧的天蓝色手包,这是最近在学校女生间风靡起来的单品,外表看像个化妆包的样子,不过她所在的学校是省重点实验高中,校风严谨,以学为重,女生们很少往脸上涂涂抹抹,大多是用它来装卫生巾和纸巾湿巾等一些比较私密的物品,拿在手里去卫生间就没那么尴尬,也不违和。

    贺盈妍原本觉得这样反倒有些欲盖弥彰,还多少有点矫情,无外乎就是这种可爱的小玩意儿迎合了小女生那点少女心罢了。不过现在她无比感谢想出这个主意的人,让她可以带着比卫生巾更需要掩人耳目的东西光明正大地走进卫生间。

    此时还没有下课,卫生间自然也没有人,贺盈妍进去后还是把每个隔间都检查了一遍,她一向谨慎。确保半个人都不会有后,她进了最里面的隔间关上门,打开化妆包,取出一个小巧的椭圆跳蛋——粉嫩的颜色,圆润的造型,有着可爱童趣外表的情色玩具,也是她的急救药。

    因为还是怕有人会路过听见,她把跳蛋开的最低震动档,低沉的嗡嗡声响起,震感却强烈,握在手里都有种要滑跳出来的错觉,那震动一阵阵地刺激着她的手心,随即扩大,带动着全身都在发麻。

    贺盈妍只感觉下面的湿意更加汹涌,再也无法忍受,把跳蛋塞进了底裤,抵到骚动得最明显的那个点上。

    震动声又小了许多,身体的颤抖却强烈起来。那里最敏感,也最容易被抚慰,一点点刺激就会被无限放大,贺盈妍闭上眼,咬住空闲的那只手的手指,阻止自己发出难耐的呻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