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伏谨睡得不太安稳。
    黑沉沉的夜里,房间并不明亮。
    他抱着怀里的人,时不时惊醒。
    饶青在他怀里熟睡,脸蛋红扑扑的。
    他蹙眉紧盯着她,视线反复在她脸上逡巡,他太阳穴上的青筋暴起,他头有些痛。
    伏谨怀疑自己在做梦,他坐起身,目光在房间的四处打量,感觉一切都不真实。
    “嗯。”青青睡梦中发出一声呻吟。
    她头昏脑胀地醒来,支起身打开床头灯。
    她有些困惑地看向身旁的人。
    伏谨坐在床上,手肘抵在膝上,单手摁压太阳穴。
    他侧头扫向她,阴鸷、怀疑的视线落到她身上。
    不知道他又发哪门子疯。
    青青挪开视线。
    伏谨缓了会儿,窗外天色逐渐泛白,他的目光逐渐恢复正常。
    “过来。”他瞧着她,声音低沉喑哑。
    青青低下头去,她都已经坐在他旁边了。
    还要她怎样‘过来’?
    青青努了努嘴。
    伏谨拍了拍床垫,他双腿之间的空隙。
    青青余光扫到,挪开视线装看不见。
    他捉住她胳膊,握住她的手肘往他身前拉。
    她不得不挪动屁股坐过去。
    青青跪坐在他身前。
    他双臂环在她的背上,手上面摩挲,他垂下眸子瞧她。
    “让我抱会儿。”
    他将她拥进怀里,下巴压在她脑袋。
    他用温暖的怀抱圈禁她。
    双腿间被他仔细地清理过,里面清清凉凉,他给她上了拴剂。
    青青在他怀里动了动。
    “别动。”他说。
    “好了,你松开。”她道。
    伏谨泄愤似的咬住她肩膀,下死口。
    青青疼得呜咽,不断挥动手臂在他背上拍打。
    伏谨终于松嘴。
    她低头瞧见自己白皙的肩上一道青紫色的咬痕,边缘还有血,可见他咬得有多狠。
    她捂住肩膀,眸子泛起泪光,他像狗一样。
    伏谨吸了口气,抱紧她。
    他轻飘飘的声音飘进她耳朵。
    “说你是我的,说你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我。”他嘴唇擦过她的脸颊,贴近她耳廓。
    青青不说话,他大手在她柔软的腰间掐了一把,她缩了一下。
    “以后不离开你。”她迅速说完,手臂抗拒地抵在他胸膛,想隔开与他之间的距离。
    “真的吗?”伏谨追问,收紧怀抱,不许怀里的人逃。
    “你骗我是不是?”他大手扯住她的手腕,视线在她脸上逡巡。
    “你烦不烦。”青青甩开他的手,抿住唇,看向他。
    伏谨目光直直落在她脸上。
    “真的假的你是真不清楚还是装不知道?”她垂眸,扯了下唇,“我之所以离开你就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不爱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要走。”
    她抬眸瞧向他,“但你成功了你赢了,你把我找回来我再也走不了了,这还不够吗?”她崩溃地挥舞双手,“你老是那样问有什么意思?我不爱你!不爱你,你知不知道?”
    伏谨脸色愈发苍白,目光出现裂痕。
    青青缓了口气,疲惫地低下头:“我以前装得够累了,以后不想装了,你以后想怎样就怎样吧。”
    他一声不吭地下床。
    她动也不动一下,没力气也不想去留意他的动静。
    青青听见噼里啪啦的翻找声。
    她抱住膝盖闭上眼。
    他走回来,坐在床上,坐到她身旁。
    伏谨捉住她的手,把水果刀刀柄塞进她手里,他将刀尖对准自己,他攥住她的手腕,握紧她的手让她拿刀抵在他胸口的位置。
    他看着她,“来,杀死我,杀死我你就能走了。”
    青青摇头,“你别发疯。”
    她想松手,可他死死握紧她。
    “我给你机会。”他弯唇笑,“你杀死我你就能走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逼你。多好,你再也不用看见我。”他死死捉住她的手,往他身前拉。
    锋利的刀尖抵着他的皮肉,随时能没入胸腹,插进他的心脏。
    他说:“来,杀死我,没了我,你以后就能想跟谁好跟谁好。”
    青青的手在颤。
    “不要……”她吸着鼻子。
    “下不了手?”伏谨脸色苍白,咧着嘴嘲笑,“你不杀了我,我可不会放过你。”
    青青吸着鼻子,他是活生生的人,她平时连杀一只鸡都不敢,怎么敢把刀捅进一个人的心脏。
    可是想到自己对他的恨。
    青青抬眼,充满仇恨的目光落在他脸上。
    想到他对自己的逼迫。
    青青盯着他,颤抖的手往前,锋利的刀刃在他的胸膛没入一寸。
    他垂眸瞧她,唇角勾起,脸上没有一丝讶异,只有无尽的苍白。
    他握紧她的手。
    她死死抓紧刀。
    “用些力气,就这样我可死不了。”他语气轻松,声音难掩虚弱,好像在开无关痛痒的玩笑。
    她尖叫,刀尖又插入一寸。
    血从他胸口涌出,深色的鲜血和他冷白的皮肤形成强烈对比,无比刺目。
    床单上有他的血,她手上也有。
    青青撒开手,拼命摇头。
    伏谨丢掉刀,抬手捂住胸口。
    他手覆上她脑袋,大手在她头顶缓缓摩挲。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撕裂成两半,一半恨她恨不得将她嚼碎吞进肚子里。
    一半在想她是不是不忍,她是不是对他还有感情,才没有将他捅死。
    伏谨内心有看不见的伤口在腐烂,血从他的指缝不断滑落。
    她崩溃地哭泣,身子不断打抖。
    “你弱成这样,活该一辈子被我欺负。”伏谨揉揉她脑袋,拍拍她脸,兀自下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