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叶知秋提前预产期一周住进私家医院。
    宝宝在孕肚中的日子她过得悠哉悠哉。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还有就是使唤孟亦琛。
    反正有了崽之后,家里最大的就是她,男人对她百依百顺,她完全没必要浪费资源。
    到了预产期那一天,她全神戒备,心中莫名紧张。
    她坐在病床上,拉住孟亦琛的手,语气中透出浓烈的期待,“老公,你说,宝宝是不是今天这要跟我们见面了?”
    孟亦琛手抚上叶知秋巨大的孕肚,“目前看起来好像还没动静。”
    一抹暗色闪过她的眼眸,“老公,我是不是吃得太好了,宝宝在肚子里待地太舒服,不想出来?”
    他唇角微微上扬,嗤笑一声,“有可能,不过,你还是别瞎想了,医生说宝宝在预产期后出生也很正常。”
    叶知秋在他的安慰下,宽下心来。
    但接下来的几日,她还是有些许焦虑。
    终于,三日之后,她破了羊水,规律性宫缩使她痛不欲生。
    在进产房生产的那段时间,她痛苦万分,不停低声哀嚎。
    孟亦琛在她身旁不停安抚,但其实自己也焦炙万分。
    生产前的阵痛,将她折磨得身心俱疲。
    她狠力抓住孟亦琛的手,“老公,我好痛,都怪你,你个狗男人,王八蛋。”
    他挠了挠头,“老婆,实在不行,你选择剖腹产吧?打了麻药,就不会痛。”
    她痛得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狗东西,我不要,我没有特殊情况,只想选择自然生产。”
    他用袖子胡乱擦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老婆,都随你,只要你高兴就好。”
    叶知秋几乎被产前阵痛逼疯,躺在产房床上,她一次又一次拼尽全身力气,终于在凌晨三点顺利生产。
    孟亦琛亲手剪开脐带,听到宝宝第一声啼哭后,两人不约而同相视而笑。
    在病房里,孟亦琛怀中抱着还没睁开眼的宝宝坐在病床旁,“老婆,你儿子怎么这么丑?皮肤又红又皱,像个小老头。”
    叶知秋刚才生产时元气大失,抬起厚重的眼皮,斜睨着他,“那可是你儿子,你居然说他丑!实在不行,再给他塞回肚子得了。”
    “别,别,老婆,我就随口说说,你可千万别动怒,是我嘴笨,咱们儿子最帅了”,他忙不迭改口。
    “新生儿都这样,长开了就好看了”,护士大步走进病房。
    她对叶知秋检视一番。
    “你们带奶粉了吗?”
    “带了”,孟亦琛连忙答道。
    生产的必备品他们早已准备齐全。
    “生产后不会立即产母乳,要等两到三天才会有奶,在这之前,宝宝要喝奶粉,你们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去护士站叫我”,护士细心叮咛。
    “谢谢。”
    宝宝醒后,孟亦琛手忙脚乱给宝宝冲奶粉喂奶,虽然早已请好的月嫂就在旁边,但是他还是亲力亲为。
    叶知秋躺在病床上,看着他慌手慌脚的样子,心中很是欣慰,掠过一丝暖意。
    不知不觉,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缓缓照进白色清冷的病房,金色淡淡日光慢慢浸润室内每个角落。
    小宝宝闭着眼睛安静地躺在小婴儿床上,叶知秋只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声音大而重的是孟亦琛,细而轻的是刚出生的小宝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