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舌尖顶住腮帮子,先是望向地上那一大滩暧昧的水渍,而后站在床边,好整以暇看向躺在床上,媚态尽显的叶知秋。
    “老婆,你好骚,喷了好多水。”
    她将半边脸埋在枕头中,娇嗔道,“讨厌。”
    他扯了扯唇角,挺着硬挺的性器,上床半跪在她身前,用膝盖拨开她两条玉腿,她腿心间挂满汁水。
    他伸手摸了一把,将沾满汁水的手指伸到她嘴边,“你自己闻闻,你骚不骚?”
    “你讨厌,有完没完”,她嗔道。
    他唇角勾出一个邪魅的弧度,笑得阴恻恻,“没完,今天,肯定没完。”
    他一只手臂,勾起她腘窝,另一只手扶住肉棒,贴上沾满汁水的小细缝,上下蹭触。
    “啊——”,她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本就绯红的面颊更加春意盎然。
    “老婆,想要吗?”他神色泰然问道。
    “嗯”,她半边脸依旧没在枕头中,微微点了点头。
    明明刚才在门口欲火焚烧的是他,不知为何,此刻他一直在做前戏,迟迟不肯进入。
    “唔——”,滚烫的肉棒蹭在外阴处,让她不由得轻声呻吟。
    更可恶的是,他在故意碰触敏感的阴蒂。
    “啊——”,她湿润的阴道既空虚,又痒意难耐。
    许久,她终于忍不住,“孟亦琛,你鸡巴还插不插了?”
    他嗤笑一声,“别着急,老婆,一会儿一定插得你找不着北,到时候你可不要求饶。”
    “少废话,快进来”,她眉头微蹙,催促道。
    “逼痒吗?”硬挺的肉棒,仍旧在逼口外面徘徊。
    她挑了挑眉毛,口中吐出欲火难耐的气息。
    “痒,特别痒,你赶紧把鸡巴伸进来磨磨。”
    他仍旧神色自若,不疾不徐道,“再等一会儿。”
    她曲腿,作势要踢他。
    他大手一把抓住她脚踝,“把你绑起来,会不会更好玩?”
    将她的脚拨到一边,他俯身含住她冒出些奶汁的乳头。
    他啧啧嘬了两口。
    “啊——”,她双手抓住他的短发,口中发出细小的呻吟声。明明都是被吃奶,孟亦琛嘬的时候,她下面就会冒水。
    这个该死的男人,真是会勾人,她心中暗暗骂道。
    “老公,我想要”,她抱着他的头,身子微微扭动,下体极度空虚。
    他起身,半跪在她两腿间,玩味地看着他,再次逗她,“要什么?”
    她眉头微微皱起,“要你,操我。”
    “要不,先去吃饭吧!?”
    “……”,她用眼神刀他。
    该死的狗男人,箭在弦上,蓄势待发,他现在又提吃饭的事,明明就是故意的。
    “孟亦琛,你还有完没完?操个逼,这么多废话!”
    见状,他连忙赔不是,“老婆,别发火,生气会堵奶,你要是得了乳腺炎,乳腺增生,到时候我罪过可就大了。”
    “那你还不快点!”她极力控制情绪。
    “好嘞,马上来。”
    他跪在她腿心间,将她的腿掰到最开,手扶肉棒,伞状龟头在她湿润的外阴上下蹭触。
    硬挺的肉棒,向她传递浴火焚烧的滚烫热意。
    她躺在床上,头微侧,心中甚是不满,鸡巴慢慢磨着逼口,感情这又是回到了原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